成都商報記者 胡挺 王歡 攝影記者 王紅強  王海林及家人答網友4問
  1、為何“失聯”?
  妻子李冬英說,王海林走得匆忙,沒有帶充電器。  
  2、為啥去濟南?
  一、為女兒聯繫骨髓配型,哪兒快就在哪兒手術;二、幫妻子辭職。  
  3、獲得多少善款?
  有140多萬了。80萬給孩子前期治療和母親治病,20萬準備後期治療費用,剩下的捐給需要的人。  
  4、啥時候回成都?
  本來今天晚上(12日)回來,但去銀行給家裡轉了80萬,耽誤了時間。我會儘快回去,向大家把事情解釋清楚。
  穿裙子戴假髮,32歲的南充人王海林男扮女裝,在成都擺攤賣衛生巾,為身患白血病的兩歲半女兒籌款。經成都商報報道後,王海林一天內就收到愛心捐款41萬,然而,第二天王海林前往濟南卻引起了網友的質疑,不少網友甚至認為他留下女兒不管,攜款跑了。
  昨日下午3點半,有濟南媒體發現王海林現身濟南火車站,並先後前往銀行網點和最初確診女兒病情的山東齊魯醫院。下午5時許,王海林主動給成都商報記者打來電話,解釋自己去濟南是為了聯繫女兒的骨髓配型事宜,事情辦完後就會回成都。而對於目前善款總額,此前一直拒絕透露的王海林也首度開口:140萬餘元。“我肯定會給女兒治病,等我回成都,一定給大家一個詳細的交代。”
  爸爸去了哪兒?
  去濟南聯繫骨髓配型 哪邊配上就在哪兒做
  截至10日下午5點,僅僅一天,王海林就收到來自全國各地好心人的捐款41萬元。
  然而公眾對這個數字的瞭解從這一刻起就再未更新過,因為11日一早,王海林就離開了成都,乘火車去往濟南。此事被媒體披露後,引發廣大網友質疑,不少網友認為,王海林是借助公眾的同情心攬財,甚至有網友認為,在女兒最需要治療的時候,王海林攜款跑了。
  “他並不是偷偷跑掉,他離家前跟我們都商量過,說辦完了事立刻就回成都,”面對質疑,昨天王海林的妻子李冬英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丈夫並非是“跑了”,而是去濟南聯繫女兒骨髓配型的事。為何不在本地醫院聯繫骨髓配型?李冬英說:“他想兩邊都聯繫,哪邊先配上就在哪兒做。”
  李冬英解釋,王海林走之前,雖然帶走了銀行卡,但也給家人留了錢。她拿出兩疊捆扎好的人民幣:“這是兩萬,走之前王海林留給我們,以備緊急情況下用的。”至於為什麼前一天在接受採訪時稱王海林沒有留現金,她稱當時在醫院裡人太多,不想透露身上帶了大量現金。
  女兒現狀如何?
  驗血發現多項指標異常 目前仍然沒有排到床位
  昨日下午,李冬英和王海林的姐姐一起,牽著兩歲多的女兒小雅(化名)來到華西醫院,她們希望女兒能儘快入院治療。
  在驗血處,李冬英排隊為女兒驗了血。驗血結果顯示,女兒的中性粒細胞百分比、單核細胞百分比、平均紅細胞體積、平均血紅蛋白濃度等數值均有異常。
  雖然驗了血,但小雅仍然沒有排到床位。“醫生說,現在床位都沒有空出來的,只有等。”李冬英說,她昨日上午6點就開始來為女兒排床號,但仍然沒排到。
  “網上有人說我們拿到錢就不給女兒治病了,絕對不會,這筆錢就是為女兒治病的,我們也一直在為她治。”李冬英說。
  接到威脅電話?   
  “一天拿40萬,借我10萬” 想搬家,但家人認為不妥
  昨天下午3點半,山東廣播電視臺齊魯頻道《每日新聞》欄目的記者在濟南火車站出站口發現了獨自一人的王海林。據欄目記者蘇恆稱,王海林拒絕了採訪,並上了在濟南加油站工作時的同事來接他的車。
  不過,後來,王海林主動給蘇恆打來電話,說下午去銀行轉賬,耽誤了時間,直到5點多才到醫院。之後,蘇恆見到了王海林,並對其進行了採訪。
  昨晚6時許,成都商報記者再次聯繫到了王海林,他稱自己已經到了濟南,但因為在銀行辦事耽誤了時間,原定於晚上回成都的飛機趕不上了,現在暫時還回不來,“等我把這邊的事情處理完了,就回來。”
  電話中,王海林還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媒體報道他受捐41萬後,他曾接到過威脅電話,並考慮搬家。
  王海林說,一個陌生電話打入他的手機,“他說你一天就拿了40萬,你借10萬給我。”王海林將這段通話視為威脅,並打算讓家人搬家。“我實在害怕她們的安全,老的老小的小,我想讓她們立刻搬家,”他對成都商報記者說。
  不過,王海林的這個想法,全家人都覺得不妥,“我們現在搬家,大家更覺得我們是捲款逃跑了,我們不會搬。”
  對話王海林
  100萬留給母親女兒治病

  40萬捐給需要幫助的朋友
  昨日下午6點,成都商報記者聯繫上了王海林,對於網上的各種質疑,王海林作了回覆。
  我不會故意關機 忘帶充電器
  成都商報記者(以下簡稱記者):在得到好心人的捐款後,為什麼突然離開了成都去了濟南?
  王海林:第一,以前我孩子在山東檢查出來的,以前有個志願者願意為我女兒捐獻骨髓,如果可以,就在這邊做;第二個,我老婆以前在這邊上班,回成都只是請假,這次我過來幫她辭職。
  記者:骨髓移植配型的話,在成都也可以做吧?
  王海林:因為這個志願者是山東那邊的,我不可能把他叫到成都那邊去。我到這邊來,就是和這個志願者聯繫。
  記者:有媒體稱你手機關機,好像故意在躲大家?
  王海林:我的電話在網上公佈了的,這幾天每天接到的電話有兩三百個。這次走又忘了帶充電器。我不會故意關機的。
  沒有人策劃 天天都是我一人
  記者:你突然離開成都後,網上有很多質疑,有人甚至說你捲款跑了?
  王海林:這個我也看到了。我肯定會給女兒看病,我花了30多萬,沒有錢,借錢都給她醫治;借不到錢了,我去乞討,這麼丟人的事,都要給她治。我會拿著給孩子治病的錢,我會跑嗎?
  記者:有網友質疑,整起事件,包括你男扮女裝賣衛生巾,都是有人策劃的?
  王海林:策劃是什麼東西啊?哪有什麼策劃的,我天天都是一個人,還策劃。這個事情(男扮女裝賣衛生巾)不是我想出來的,是一個買我衛生巾的阿姨說,如果女人賣可能好賣點。
  獲捐140多萬 已轉給母親80萬
  記者:現在捐款數額有多少了?
  王海林:有140多萬了。80萬給孩子前期治療和母親的治療費用,20萬準備後期治療費用,再拿20萬給華西附二院6樓需要幫助的朋友,還有20萬我想想看還有哪些需要幫助的朋友,捐給他們。
  記者:今天下午你已經去銀行把80萬轉回成都了?
  王海林:今天下午確實轉了80萬回成都,給我母親。但是這80萬,一部分是給孩子治病,另一部分可能母親治病也要花錢,我母親也病了。
  記者:後期每一筆善款的使用,你會公佈嗎?
  王海林:到時候大家如果願意的話,可以去醫院查,醫院有明細的。
創作者介紹

成龍

zv98zvzqy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